暴動原因竟不是懲罰者殺了飈,而另有玄機?

這個問題暫且不提,因為即使知道了,對現在的自己而言也沒什麼用處。 被聖皇教會視為神聖之地的都市,配得上這名號的就只有聖皇教會總教庭所在之地——克里蒂安大都市了吧。 這座以聖皇教會作為總教庭而聞名天下的都市,傳說是永生之皇誕生之地,亦是六百多年前貝格烈王國國都所在。 關於這座都市的傳說太多了,聽說每天來來往往前來朝拜主神塔的旅人都快趕得上當地居民數量。 難以想象對方到底會動用何種方法,才會將這座富有傳奇色彩的都市從地圖上徹底抹去。 暴動這種程度是肯定不夠的,難道對方是想上演起源魔族當時屠城舉動? 不過這似乎和摧毀城市又有所不同。 魔術王深深地嘆了口氣。 本以為自己已經夠謹慎了,但沒想到還是被對方抓住把柄玩的團團轉。 沒辦法,如果說要於東水拋棄那座都市居民而不去赴約,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。 羁绊归途 他的弱點就在於過於仁慈,看不得眼前有人受苦。 特別是那些註定和自己這註定坎坷一世無關的普通百姓。 或許這是出自他內心真實想法,亦或是出自那來自大魔法師靈魂作用? 哪料在嘆氣過後還不到一個呼吸時間,房間內傳來慌忙逃走的聲音。 「范伊靈,是我,於東水。」 意識到那丫頭正謹遵自己指令,在聽到任何不對勁后就直接逃走的指示后,於東水出聲阻止道: 「我回來了,城內暴動也平定了。」 房間內慌亂聲音停止,不一會兒,房門微微打開,於東水從縫隙內看見范伊靈疲倦的雙眼。 在她確認眼前正是魔術王時,房門轟得一聲就被打開,范伊靈就像走丟后終於看見親人的孩子,緊緊抱到於東水懷中。…